马未都看中地摊一破盘子摊主开价300元厚脸皮讲价到200元

生活常常与运气相关,生活继续的每一天都与幸运有关,有些人花光一辈子的运气也没有等到出名的那天。国外的画家梵高在死后才被人所怀念,他的画作如今是重金难求,可很少人知道梵高生前的日子十分穷困潦倒,他的画作无人问津。有次梵高送给邻居一幅画以感谢邻居平时的照顾,然而偶然一次梵高发现他的画作被邻居作为鸡棚的栅栏,他感到十分的伤心。梵高生前很少收到别人对他画作的肯定,可就在他死后的几年,他的画作焕发生机,而梵高本人引起艺术界极大的关注。

与梵高一生的不幸相比的,还有年少成名的音乐家,有些人早早的就收获他值得的赞誉,而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收到该有的认同。不幸与幸运布满人生的每一个角落,好运就像中奖一样让人感到快乐,而马未都就以捡漏的幸运作为生活的快乐源泉,曾经马未都看上一个破盘子,摊主开价200元,马未都以200元收下这个盘子。

提起马未都,很多人也许是从央视节目《百家讲坛》了解他。马未都1955年出生于北京,是山东人。在知青下乡插队的特殊年代,马未都也插过队当过知青,最后在1980年正式开始自己的文学创作。早年的《中国青年报》曾用一个整版发表马未都的《今夜月儿圆》小说,足以说明马未都的文学造诣。小说发表后马未都成为《青年文学》的编辑,一脚踏入文学创作的大门。

马未都是中国现当代著名的文学家,同时他创办中国第一家私人博物馆,取名为观复博物馆,里面陈放着马未都的私人珍贵藏品,其中包括书法字画,陶器金器玉器等。马未都从80年代起,就凭着兴趣收集大量的书法字画,大量的藏品使得他的收藏颇具规模,各类藏品大大小小早已超过一千件。在1996年马未都个人和政府的努力下,他的私人博物馆建立的申请终于被通过。

观复博物馆又在厦门与杭州重新设立分馆,马未都一生几乎都在和文物打交道,无论是他私人修建的博物馆,还是他写的书,又或是他参加的节目,都与文物脱不了关系。文物收藏早已成为马未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在2011年与南方周末的采访中,马未都表示“二流的制度比一流的人强”,他认为中国的文物鉴定不算一个行业,也没有定好的规矩。中国古玩市场鱼龙混杂,需要过硬的文物知识与丰富的经验,但文物转卖又有着巨大利益可求,所以年年都能吸引无数工作者前往,可这些工作者很多是半路出家,根本没有相关的工作证明。马未都接触文物行业多年,他想要提醒文物工作者们,一味的相信“专家”的话是不可靠的,而规范的制度与监管,才是整顿这个行业最好的办法。

马未都收集的藏品一部分是来卖会,一部分来自马未都在古玩市场的捡漏。而关于捡漏的趣事,马未都曾在节目上分享过一个盘子的故事。早年马未都还是一位文字工作者,他喜欢在潘家园和报国寺这些地方闲逛,淘些不贵但有意思的真品。

有次闲逛的时候,马未都在一个摊位上发现玉盘,摊主要价三百。在问价之前马未都观察这个盘子很了,盘子通身呈翠绿色,且是清朝年间所产,只不过没有工具帮助他确认盘子是官窑还是民窑的。马未都对这个小盘子是上心的,也被老板看出来,才会给他三百这个不高不低的价格,马未都开始没有问价,而是与老板闲谈,发现老板并不识货,也不知道这个盘子是清朝年间,于是他杀价到两百。早年的两百并不算一个小数目,老板也爽快的答应了。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运气本就是缥缈不定的,而好运似乎更是难求。马未都以两百元收下这个盘子,他喜悦的心情让人感到他对文物的喜爱,无论年代或是大小,马未都是打心眼里对这些文物的珍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