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与NFT有着本质区别其特色化之路该如何走?

所谓的数字藏品,即NFT在国内的称呼。2021年,全球NFT市场迎来了一次大爆发,而在国内,同样也诞生了多个火热的平台。

不同于国外与虚拟货币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市场,国内的数字藏品与虚拟货币完全划清了界限,且走出了一条特色之路,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6月中旬,人民网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名为《数字藏品=NFT?有关联更有本质区别》的文章,具体阐述了国内数字藏品与国外NFT的区别,同时根据事实依据阐明了未来数字藏品的发展。

国外的NFT是不受管理、不受控制的,没有任何人、机构或者法律监管部门可以进行监督,因为其数据是基于公链的,对所有人都开放,任何人都可参与、读取数据、发送交易等;

而国内的数字藏品大多都基于联盟链,是由政府搭建的基础设施,由国家统一管理,虽然在监管力度上更严格,但是也更加安全可靠。

在发行的藏品内容上,国外的NFT没有经过版权审核,而国内规范的数字藏品必须要经过内容审核才能上链发布,版权意识更高,收藏价值更大。

今年4月20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原告奇策公司与被告某科技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并当庭宣判:被告立即删除经营的“元宇宙”平台上发布的“胖虎打疫苗”NFT作品,同时赔偿奇策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4000元。

这也为该领域的版权保护提供了一个范本,被告作为数字作品交易服务平台,未尽到审查注意义务,存在主观过错,其行为已构成帮助侵权。

有专家建议:通过区块链技术进行版权存证,实现初步确权,并出善从使用、开发、维权、调解到交易的全产业链的技术解决方案,提高确权维权的效率,极大降低版权保护和版权交易的成本。

在现有元宇宙与IP运营的热潮下,根据数藏中国数据,预计我国数字藏品交易市场将在2-3年间达到500到800亿元,潜力巨大,入局数字藏品的企业也越来越多。

而数字藏品市场的长远健康发展,有赖于版权方、设计方、平台方三方权利义务的平衡。

即便如此,我国市场目前依旧处于初级发展阶段,针对数字藏品交易的监管政策并不完善,因此供需市场呈现出割裂的两极分化状态。

一方面,为了杜绝虚拟货币、防范投机炒作和金融化风险等,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大厂旗下推出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基本采用PGC(专业生产内容)模式发布数字藏品,即由平台定期发布优质IP的数字藏品,产品发布频次有限,同时关闭了二级交易市场。

另一方面,由于数字藏品的二级交易并未被明文禁止,部分数字藏品交易平台采用PUGC(允许经审核的创作者发布数字藏品)或UGC(允许平台用户发布数字藏品)模式。

与此同时,国内权威背书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产品发布频次低、定价低且未开放二级市场,平台呈现出供不应求的状态,因此数字藏品交易平台掌握更多议价权。

未来,随着我国数字藏品的监管政策逐步完善,数字藏品的发布渠道和二级交易市场也将进一步健全,数字藏品的核心竞争力将由发行方背书向内容品质、运作机制等要素转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