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呈祥比翼飞

分属湖南湘西、湖北鄂西两个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龙山、来凤两县,少数民族人口均占总人 口60%以上,“老少边山穷”两县五字占全,且同处武陵山腹地贫困地区,人文地理极为相似 ,经济结构十分相近。自80年代以来,这两个一河之隔一衣带水的县加强民族团结,亲如一对 兄弟;在经济发展上互相竞争,你追我赶,1998年、1994年和1999年两县连续三次同获“全国 民族团结先进集体”的殊荣,各项经济指标均列两个自治州的前列,留下了一段“龙凤呈祥、 比翼齐飞”的佳话。

龙山与来凤,两座县城相距仅7.5公里,在全国2000多县城中绝无仅有。一条细长的酉水河把 两省分开,又把两个县连在一起,此县的姑娘是彼县的媳妇,彼县的小伙又是此县的女婿,赶 集,购物,走亲串友,分不出彼此。特定的地理环境和优良的民族传统把两个县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危难相助,互通有无。

早在1982年,龙山县遭受历史上罕见的虫灾,几百亩水稻将毁于一旦,全县人民没日没夜地撒药治虫。在这从虫口夺粮的节骨眼上,龙山县的农药全部用光,若到省城州府调运,难解燃眉之急,龙山干群心如火燎。来凤县的领导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决定将库存的3万公斤农药火速调运龙山,终使禾苗免遭虫害,当年获得了好的收成。

来凤讲情,龙山重“义”。自86年以来,由于来凤县在杂交水稻制种方面水平较低,水稻亩产不足250公斤。而龙山的科学种田水平一直很高,平均亩产在450公斤以上。龙山县领导从民族团结的大局出发,从根本上帮兄弟县一把,给来凤县既送良种又送技术,其中有7个品种属全国少有,边区独有的。每年给来凤提供杂交水稻良种30万公斤,使来凤县水稻产量年年增产创历史最高水平,成为湖北省水稻生产先进县。

两县为了加强团结和联系,组织发展了20多个联合会、协作会,如边区贸易协作会,在政策和法规允许的情况下,对农副产品的收购、工副业产品的出售实行了城域间的“交通”,打破了相互“设卡”,搞活了流通。如金融协作会,两县从1987年开始实行“以车代邮”,将“异地结算”改为“省际间的同城结算”,加快了资金的周转。又如边区联防联打协会自1990年成立以来,破获各类案件近4000起,抓获犯罪分子1500余人,挽回经济损失5000多万元。1992年4月26日,来凤县城发生一起枪杀3人的特大恶性案件需要龙山援助,龙山15分钟后急调警力并击毙犯罪分子。1994年5月10日,龙山发生一起重大抢劫案,案犯逃往来凤,来凤县干警奋占20小时抓获了案犯。此外,教育协作会,卫生协作会,文化协作会等组织为促进两县民族团结

龙山、来凤两县同饮一条酉水河,各族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沿袭形成了一种惯例:新领导到位,先到邻县拜访请教;去职离任,要到邻县告别道谢。人们常说:“当一县之长兼管两县利益。”由此而下,办对办,局对局,各行各业联系甚紧,以至省、州领导检查工作,都要到对方县去参观一下,这种惯例从来没人破过。

但是在长期相处中,分属两省的两个县不可能不发生冲突和矛盾。两个县的领导共同协商,制定了四条原则:一是宽宏大量,出了问题不计较;二是讲风格,互相谅解;三是以诚相待。干部带头做工作;四是有了误会及时沟通,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1993年,龙山县中南村的村民到来凤县水坨乡挖河沙,破坏了河堤,沙坨个别小青年大动肝火,发动50多人要找“中南村算账”。沙坨的干部群众都反对,说:“人家又不是故意的,谁没有大意的时候,堤坏了,我们修复就是。”结果事没闹成,沙坨人自己修好了河堤。之后,中南村的干部群众来道歉,并要赔偿费用,沙坨人坚决不收,说:“弟弟打烂了碗,做哥哥的难道还叫他赔?今后挖河沙注意点就是。”

酉水河是龙山、来凤两县的主要水利资源。近年来,两县为了发展经济都拦河筑坝,引水灌溉和发电,其间的冲突和矛盾很多,但20多年来,两县从未因此发生过群体性闹事的事件。1995年,来凤县建了一座电站,由于河坝加高,使位于下游的龙山县华塘乡红岩寺村一台水泵无法抽水,影响1000多亩的稻田灌溉。一急之下,红岩寺村100多人手持钢钎和铁锤冲上去要掘坝放水,来凤群众也不肯相让,一场件即将发生。正在这时,龙山县委书记闻讯赶到,指着来凤县一大片良田,教育红岩寺村的群众说:“你们想过没有,毁了河坝,来凤县上万亩稻田将淹没,1/3的单位和居民用不上电,是1000亩重要,还是万亩良田和几万人的用电重要?我们过去修象鼻岭电站,淹没了人家几十亩稻田,人家没说半个不字。你们就一台水泵,

自己就不能想办法解决吗?”正说着,来凤县委书记带着3名技术人员赶来,一边道歉,一边拿出1000元钱,叫3个技术员重新装机,避免了一场严重的件。

龙山、来凤两县为充分发挥各自的工业优势,在上项目时,根据各自的实际,兼顾两县利益,该上的上,该砍的砍,互相让路。原来两县都有一个氮肥厂,每年都亏损60-70万元。龙山的建于1968年设备老化,来凤的建于1980年全是新设备。两县领导一协商,砍掉了龙山氮肥厂,为把来凤氮肥厂办好,龙山负责供电、送煤,来凤保证龙山氮肥供应。多年来,来凤县氮肥全按平价调给龙山,龙山全部低价供电、送煤,双方互不论盈亏。

龙山与来凤这一对亲兄弟,建的桥叫“团结桥”,修的路叫“团结路”,修的街叫“团结街”,渡的船叫“团结船”。近年来,两县在经济发展上你追我赶,互相促进,各自成为两个自治州经济发展的一面旗帜。

在农业方面,为了加快扶贫攻坚进程,解决农民的温饱问题,龙山从1992年起实施“跳出吃饭农业圈子,建立支柱产业”的战略,突出抓好农业开发和乡镇企业。在“八五”期间,全县一直稳步发展烤烟8万亩,山羊30万只,油菜15万亩,林果药桑四大支柱产业建立了起来,成为富民强县的主要经济来源。到2003年,全县生产总值实现14.5亿元,第二产业超过了第一产业。财政收入1.11亿元,农民人均收入由1987年的245元增加到1464元,全县农村贫困人口从1987年的54.9%下降到6%。

龙山的脱贫与发展给来凤以强烈的刺激,来凤县针对本县实际,提出了:“人均一亩致富园,亩平收入600元。山上建基地,山下建工厂,农业搞开发,工业搞转化,实现工农结合,富县与富民结合,基地与千家万户结合,资源与市场结合”的发展战略。2000年全县工农业总产值实现9亿元,财政收入1.5亿元,乡镇企业产值实现5.5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由1987年的225元增加到1551元,各项指标在鄂西名列首位,有的指标还在湖北省名列前茅。

龙山与来凤,在发展竞争中都以某一方为参照指标,以一方为对照镜子,学长处找差距,形成了“谁都想赶超谁”的竞赛接力。80年代,来凤县发展速度快于龙山。而“八五”期间,龙山抓住机遇,实施全方位开放带动战略,90年代前3年,国民生产总值,工农业总产值,财政收入增长远远超过了来凤。湖南省提出了“湘西超鄂西,龙山超来凤”的口号,制定了系列扶持政策和措施,并确定由长沙市对口扶持龙山。龙山县抓住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加快了发快步伐,把县城扩大了5倍,明亮的长沙路,宽敞的民族路,繁荣的磨盘寨开发区,各项配套设施相继完善,2003年,龙山县城镇化水平达到25%,成为湖南省的一颗县市明珠。同时实施了在湘西自治州声势浩大的“百村通路、百村通电、百村兴校、百村改水、百村养羊”等五大系列

“龙抬头”在来凤引起了一场不小的冲击波,他们在对照龙山找差距的基础上,加大投资力度,在基础设施和市场建设上争先突破。1994年,来凤以“决战凤城超龙山”的气概加大城市建设力度,投资1750万元,仅用6个月时间,建筑了5条车行道2500米,城区新增主干道340米,新增道路面积10.5万平方米,建设规模超过前40年总和的1倍多。湖北省也确定由武汉市对口扶持来凤县,热火朝天地开始了武汉大道建设,一股不比下龙山不罢休的势头。

龙山的民安镇、来凤的翔凤镇,自古就是三省边界商品集散中心。两个县从大市场、大开放、大流通的发展高度加强了高层的争夺。90年代,龙山一面加大市场硬体建设投资,一面制定优惠政策,取消了对个体、工商户的26种不合理负担,妥善安排外来经商户子女入学,促进了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民安镇集贸市场跻身湖南500强之列。2003年,全县全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9亿元,其中县城2.6亿元。来凤县投资400多万元,修建了1500平方米的四层集贸市场,成为武陵山区最大的集贸市场之一,他们还制定了《关于加快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的决定》,1996年全县工商个体户发展到8000多户,产值2.5亿元。

这场不宣而赛的“龙凤相争”,引起了湖南、湖北省委、省政府的极大关注。两省均把两县作为各自的边区窗口,重点扶持。龙山、来凤的竞争不仅是两县的竞争,也是两州、两省的竞争,而实质上是双方改革力度和水平的竞争,双方在团结中拼比,在拼比中发展,龙飞凤舞,龙凤齐飞,龙凤呈祥,都是两县人民的共同愿望和目标。

主管: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湖北日报报业集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