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毕加索等大师手稿均来自南京收藏家

爱因斯坦的科学方程式手稿、安徒生亲笔签名照片、毕加索的随笔“和平鸽”……日前,“致敬·巨匠永恒——世界巨匠手稿原作展”在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举办,40余件世界“殿堂级”文艺大师的亲笔手稿令人叹为观止。这也是南京首次举办如此大规模的世界文艺名人手稿原作展。

这些藏品均来自“80后”南京收藏家曹天效。他潜心收藏事业20余年,集齐了大师原作手稿、名人签名、珍品书籍等上千件藏品,其中有不少“南京元素”,如数百年前流行于欧洲的大报恩寺琉璃塔版画。他希望自己的收藏能走进南京越来越多的博物馆,被更多的人看到,为南京这座世界“文学之都”添光增彩。

在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记者看到,这场展览集聚了人类历史上在音乐、文学、美术、科学等领域卓有影响力的巨匠们的手稿原作40余件,很多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比如一张爱因斯坦的科学方程式手稿,两页纸上,用黑色水笔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方程式的演算过程,字迹娟秀工整,一气呵成,几乎没有涂改痕迹。在演算稿的结尾,还有爱因斯坦的亲笔署名。“这份手稿极其罕见,记录下了爱因斯坦对‘大统一理论’这一物理学终极命题的重要思考,为这位世纪伟人未尽的‘最后一战’留下了一个清晰可辨的注脚。”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讲解员吴秋雅告诉记者。

再比如毕加索的一幅随笔手稿,十分随性地画在一份早期的出版图册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张即兴涂鸦。红色的蜡笔勾勒出了一张人脸,旁边还有一只扑扇着翅膀的鸽子,以及绿色的橄榄枝。“这就是和平鸽的雏形。”吴秋雅说。

值得一提的是,展品中还有“南京元素”。比如一幅创作自数百年前,以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塔为主题的欧洲版画,想象力极其丰富,可谓“中西合璧”,画的远景部分是巍峨的古城墙,高耸的琉璃宝塔,还有翘角飞檐的中式建筑;近景则是郁郁葱葱的椰子树、骑着马的欧洲武士、牵着孩子的欧洲妇女等。

“南京大报恩寺的琉璃塔在17世纪的欧洲扬名海外。1655年,荷兰一位画家在南京采风时,被高大雄伟的大报恩寺琉璃塔倾倒,绘制了多幅琉璃塔的画作。出版后震撼了欧洲人,他们将其称为‘中国瓷塔’,迅速掀起了一股‘大报恩寺琉璃塔热潮’。”吴秋雅说,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例子,就是安徒生在《天国花园》中所写的“中国瓷塔”,即大报恩寺琉璃塔。

此外,展品中还有丹麦著名童话作家安徒生亲笔签名照片,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罗曼·罗兰的亲笔信,匈牙利著名作曲家李斯特的亲笔书信,著名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的签名,中国现代著名作家钱锺书的复信,19世纪法国最有影响的雕塑家罗丹的亲笔书信,等等。

这些珍贵的世界“殿堂级”大师手稿原作,均来自“80后”南京收藏家曹天效。谈到自己如何走上收藏这条道路,曹天效笑着说,他和被人们称为“圆舞曲之王”的小约翰·施特劳斯有一段奇妙的缘分,也开启了他收藏世界文艺巨匠手稿原作的大门。

2003年,年轻的留学生曹天效乘坐奥地利航空的航班,飞往维也纳的大学就读旅游管理。在飞机上,他听到了小约翰·施特劳斯的圆舞曲《蓝色多瑙河》,欢快的旋律,一下子就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小约翰·施特劳斯1825年出生于维也纳,这座城市处处都有他留下的痕迹,比如新年音乐会、歌剧院内上演的是他创作的曲目,市中心公园矗立着他的金色塑像,这种艺术氛围让我十分沉醉。”曹天效说,有一天他在维也纳街头的旧书店,一眼就看中了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一幅亲笔签名手稿书信,尽管近200年了,但保存得十分完好,然而3800欧元的价格,对还在读书的他而言过于昂贵。

“店主是位和蔼的老先生,我试着和他沟通,表示非常喜欢这封书信,但目前只是名留学生,没什么钱,能否先付100欧元押金,然后勤工俭学补足剩下的钱。”曹天效说,可能是自己真挚而赤诚的态度打动了老先生,他也乐意看到一个中国的年轻人由衷地喜欢他们的本土文化,老先生收下了押金,表示“剩下的钱不着急,你任何时候给我都可以”。曹天效十分开心,随后他去餐馆刷盘子,足足攒了大半年的生活费,才把这幅手稿“拿下”。

“这是我拥有的第一份大师手稿,那种激动的感觉无以言表,真的是‘见字如面’,感觉一下子拉近了与殿堂级大师的距离。”曹天效说,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位慷慨的老先生,竟然是在西方收藏界鼎鼎有名的大藏家维克多。“他从真正意义上把我带入了这个圈子,让我见识了许多稀世珍品级的收藏,教会了我很多鉴定藏品的方法。直到现在,我和他的家族还保持着坚固的友谊。”

毕业后,曹天效定居欧洲,游历多国,在全世界范围内收集名人手稿及珍贵影像资料,西文古籍善本等一系列珍贵藏品,逐步建立起自己特有的收藏体系,并与国外众多收藏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它们是人类文明的见证物之一。”曹天效表示。

“在收藏中,最难的是语言上的障碍。有时候为了翻译手稿中的一个词、一句话,我必须查找各种相关的典籍资料,了解时代背景、作者生平,甚至要跨国连线,找到懂行的专家请教。”曹天效说,比如拿到爱因斯坦两页纸的方程式手稿时,为了求证手稿是否和著名的“统一场论”相关,他专门写信给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求证。爱因斯坦是这所大学的创办人之一,在他1955年去世后,他将大部分档案包括手稿和音乐唱片留给了该大学。

在整理安徒生等丹麦籍大师的手稿时,如何精益求精地翻译,也让曹天效煞费苦心。“丹麦语是小语种,国内开设这个语言专业的高校非常少,我在南京一无所获,只好跑到北京的大学去求教。又写信给德国的朋友,委托他找到了一名丹麦的朋友帮忙翻译。丹麦朋友表示手稿年代久远,很多写法和措辞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能够诠释的了,最后只能求助于他的奶奶,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给老人家听,然后再口述翻译。”

虽然翻译查证资料的过程十分辛苦,但曹天效乐在其中。“从这些大师的亲笔手稿中,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心路历程和喜怒哀乐,被他们非凡的才华和过人的精神境界所折服。可以说,在一次次的收藏和翻译中,也丰富了我的人生。”他说,比如雨果给“粉丝”的回信中写道:“不要着急,我们很快就能见到阳光了。”当时雨果被法国政府通缉,开始了背井离乡的流亡生活,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他还如此乐观,想着安慰别人,实在令人钦佩。

2015年,曹天效从欧洲回国,在河西的“艺树家工场”内,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室“比墙艺术”,专业从事世界名人手迹,珍贵影像收藏、出版以及推广传播。

记者在工作室内看到,这里除了世界名人的手稿外,还有莫言、布莱恩·施密特等诺贝尔获奖者的签名,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查尔斯和戴安娜等皇室成员的签名照和邀请信等,著名影星奥黛丽·赫本、玛丽莲·梦露等人的签名照,杨利伟、王亚平等宇航员的签名照,李宁、郭晶晶等奥运冠军签名,以及大师签名的珍本书籍、欧洲木刻版画,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曹天效集齐了1965年—2015年诺贝尔奖(医学、文学、经济)50多位获奖者签名照,是全国最为完整,且唯一的;也是集齐了有史以来最全的30余位航天员签名照的藏家。此外,他还集齐了一套包含冯骥才、陈忠实、艾青等被《中国当代作家作品总目》收录的作家简历、信札一批,共计230余位作家,数量之巨市场罕见。

“《中国当代作家作品总目》的编写是茅盾先生的遗愿,后由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负责编写。这套藏品,是社科院为了准备编写总目,印刷了简历表格寄给每位作家,由他们补充简历信息。大多数作家在补全信息外,还附有信札、手写书目,可见对此事的重视。”曹天效说,当初他碰到这套藏品时,毫不犹豫地就买下了。“我是南京人,南京是‘世界文学之都’,这套藏品十分符合南京的城市气质。”

目前,曹天效的收藏生涯已经长达20余年,集齐了大师原作手稿、名人签名、珍品书籍等上千件藏品。他的藏品先后走进国家大剧院、江苏大剧院等全国知名的文博艺术场馆,亮相过香港世界珍本古籍展、广州艺术文化博览会等。“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希望我的藏品,能走进南京更多的博物馆,让更多的人可以近距离和这些人类文化遗产深度对线、本文为南京日报、金陵晚报、南报网原创作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