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于此艺亦云至 堆墙败笔如山丘——李优良的书法情怀

李优良,号墨石斋主人,汉族、河南洛阳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欧阳中石先生入室弟子。历任人民日报社《人民周刊》《人民艺术》主编、人民艺术创作院院长、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质检专家、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特聘研究员、中国民族艺术馆副馆长,现为中国书法家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其书法作品先后镌刻在庐山、张家界、西安碑林等地,作品作为国礼赠送出席“中非合作论坛”"一带一路“峰会的国家政要,被各地博物馆以及李嘉诚、李晓林等知名企业家收藏。

1972年,李优良出生于人文历史厚重的洛阳新安县。李优良曾多次到龙门石窟心摹手追,那里有碑刻题记近3000块。他还经常光顾位于新安县铁门镇的千唐志斋,此乃辛亥革命元老张钫所建的中国唯一墓志铭博物馆,以珍藏唐及历代墓志石刻1400余件而闻名于世,被誉为“唐书法演变史”等。

龙门石窟和千唐志斋均是魏碑书法的汇集之地,李优良从《龙门二十品》入手精研魏碑,他找来适合自己性情的碑刻,朝乾夕惕临池不辍,经过数年的努力打下了坚实的书法基础。魏碑雄强的书风对他后来的书法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他曾说“我在魏碑名拓中发现了书法艺术的新天地,这个新天地,注定是让书法家大有作为的天地。”位于洛阳孟津的王铎故居书法馆有《拟山园帖》《琅华馆帖》《天香楼帖》等300余件碑刻,李优良经常徜徉于这里。

在师法古代经典之外,李优良还能与时俱进,做到了偏爱古人不薄今人。机缘巧合,他得以拜到欧阳中石先生门下。在先生耳提面命之下,他虚心学习,领悟先生书学思想之奥妙,其眼界和技法都得到了很大提升。他始终牢记欧阳先生的教诲“学习书法要讲究方法,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别走歪的、斜的路子,唯有如此才能取得常人不能达到的成绩。”在跟随欧阳中石先生学习的同时,他还先后得到过费新我、启功、刘炳森、 李铎、谢云、张世简、秦岭云等众多名家的悉心指教。

李优良虽然以书法出名,但其对绘画也下过不少工夫,并且在绘画上颇有心得,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兼善绘画的书法家。他的书法巧涉丹青,而功成于翰墨,书与画相辅相成,并皆佳妙。

因为工作性质的便利,李优良在主编书画类艺术刊物的时候,有幸看到许许多多的经典书画作品和理论文章。“观千剑而后识器,操千曲而后晓声”,这使他的视野更阔,眼界更高。

李优良不但系统地学习了书史和书论,而且还广泛涉猎了与书法关系密切的诸如文学、文字学以及美学等众多学科。学以致用,在读书的同时,他还笔耕不辍,写了不少有关书法史论及书法评论的文章,内容立意高远,论述切中肯綮。出版的《学书心得》《无心漫谈》《说给您听——四十位耄耋老人的艺术人生》等著作皆深受业界好评。

良好的文化修养对李优良书法格调和境界的影响是很大的,这种影响体现在两个方面,一种是有形的,比如在书写文字内容的选择方面他是十分讲究的,强调内容要应景、要雅致、要有正能量,对那些格调低俗的内容,他是绝对不屑于书写的。另一种似乎是无形的,但它也是真实的存在,那就是对一个书法家品味和格调的影响,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有时甚至很难用精确的语言来诉说。

对于二王法书的临习,李优良先从《圣教序》入手,遍临二王诸帖,深得个中三昧。他在临王羲之《雨后帖》之后曾写下这样一段心得:“临摹经典,进入‘美的欣赏’和‘美的创造’之高层次、高境界,享受着‘畅游’的喜悦,且与王体书法心仪者共享,当非一蹴之功。”透过这段文字,可以感受到他为临帖所付出的心血,也感知到他在书法方面的悟性,注重临帖和创作相结合。

了解李优良的人知道他能双手书写,左右手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且两手的书写风格不同,但各有千秋。他的双手书法并不是为了炫技以哗众取宠,而是因为早年的一次意外,右臂受伤,导致右手数月不能写字。即便是养病期间,他也放不下喜爱的书法艺术,于是便试着用左手练习,因悟性高且勤奋,数月病愈之后,左手书写竟然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对古人书法的学习,李优良走的是碑帖兼容之路。他说“书法的创作大可不必刻意地创新,还是要正本清源,吸取民族传统中正统的典范,多看、多学、多临、多研究,提高对美的鉴赏力。”无论哪一种书体,他都讲求行笔自然,强调结字谨严、整肃、规范,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

李优良的书法创作以行草书为主,也以行草书最为擅长。其用笔中侧并举,中锋为主,侧锋为辅;方圆结合,以圆笔为基;他把魏碑的结体、笔法巧妙地运用到行草书当中,线条富有立体感,浑厚、饱满,入木三分,形成了既潇洒飘逸又沉着厚重的独特风格。其行草书取法乎上,气息高古,用笔稳健,结体潇洒,彰显了高雅的文人气质,作品整体风格富有立体感、节奏感,具有感染力,品之读之会让人产生心灵的共鸣。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来梅花扑鼻香。”经过数十年的勤奋学习,李优良的书法渐成自家风貌。他通过一管柔翰,借助优美的文字,笔歌墨舞、诗书合璧,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风格。

名如其字,字如其名。优良的确优良!但艺无止境,不可否认李优良的书法还存在一些不足,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唯有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底线,戒骄戒躁、勤奋刻苦,才能再接再厉更上层楼!“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愿与优良兄共勉!(作者:孟云飞,书法学博士后,博士生导师,著名文艺评论家,曾任《中华书画家》杂志副总编,现供职于国务院参事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