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元勋蔡锷传奇之四十九:举国同悼(一)

蔡锷逝世后,全国人民感念蔡锷的丰功伟绩,纷纷以各种形式举行了隆重悼念活动。

11月10日,湖北省议会宣布休会一天,为蔡锷的逝世志哀。接着,江西、福建、湖南、广西、河南、云南、四川等省议会也纷纷宣布休会一天,以志哀悼。

11月14日,四川省隆重举行蔡锷追悼大会。随后,江苏、天津、湖北、浙江、云南、广东、湖南、吉林、陕西、河南等省也先后举行蔡锷追悼大会。同时全国各县、各界也纷纷举行悼念蔡锷活动。

在全国各地悼念活动中,活动比较集中、持续时间较长、活动规模较大的非北京和上海莫属。这不仅因为北京为全国政治中心,上海为蔡锷出国治病和灵柩回国之地,更由于这两地为悼念蔡锷都设立了专门的治丧机构,统一组织有关活动。黄兴逝世后,北京丙辰俱乐部联合各界组织了追悼黄先生筹备事务所,蔡锷逝世后,该会决定将追悼黄先生筹备事务所改为追悼黄蔡二先生筹备事务所,设总务一人、副总务二人、会计十人、庶务十人、文牍十人,招待员无定额,并推白逾恒为所长,负责筹备一切办法。上海则由汤化龙、陈国祥、周大烈、籍忠寅等发起设立上海蔡锷治丧事务所,推张君劢主持一切。梁启超也不甘落后,通电全国,自愿经理蔡锷一切丧事,并明确“各处奠賻即由上海康脑脱路十八号敝寓代收”。这样,北京、上海两地的悼念蔡锷的活动即为全国所瞩目。

11月16日,北京黄蔡二公追悼大会筹备事务所通电各省各界,发起于12月1日举行全国追悼黄兴、蔡锷大会。国务院于11月30日特发通告,12月1日各官署均放假一日,一律下半旗致哀。

12月1日,黄兴、蔡锷追悼大会如期在北京中央公园隆重举行。是日,中央公园布置得庄严肃穆,大门前扎拱门一个,蓝色花中用白花缀成“黄蔡两公追悼大会”八个大字,格外醒目;大门两旁各建一个大牌楼,均以白蓝黄三色,略缀以红绿两色。园内各门、各墙隅亦皆扎有牌楼,由大门及至先农坛前及园中通行之道路两旁皆悬挂挽联及白色灯笼。

黄兴、蔡锷灵位设在先农坛之北大殿,殿中设祭坛,悬挂黄兴、蔡锷遗像,遗像下用黄黑色花结成“同声一哭”四字,大厅四周挂满挽联,祭坛两边大柱上挂着黎元洪所送挽联云:

大殿两边为军乐队,由外交部、、陆军、海军军乐队轮流奏哀乐,来吊者由东门入向黄兴、蔡锷遗像三鞠躬礼后即由西门出外。后殿为演说台,以备名人演说之用,殿外两旁各扎大席棚,以备前来悼念官员休息之用。

参加追悼大会的有:大总统黎元洪代表金永炎、副总统冯国璋代表何绍贤、国务总理段祺瑞、众议院议长汤化龙、参议院议长王家襄、参议院副议长王正廷、外交总长伍廷芳以及各官署官员及北京各界代表。国务总理段祺瑞身穿军服、佩戴各种勋章格外引人注目。

上午九时,追悼大会正式开始,先由大会筹备事务所所长白逾恒率全体人员向黄、蔡遗像行礼并宣读祭文,然后依次由大总统黎元洪代表金永炎、副总统冯国璋代表何绍贤、国务总理段祺瑞、参众两院议长及各界代表致祭文。十一时许,追悼大会结束。接着开始演说,首由白逾恒演说黄蔡二公历史功业,然后登台演说者有谭人凤、邓家彦、周震鳞等各界人士,均慷慨激昂,听者动容。登台演说者一个接一个,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一点钟。

此联以东汉名将班超、马援作比喻,对蔡锷捍卫共和制度之壮举作了高度的评价。

当日陆续前来悼念者不下十万人,“可见国人崇拜伟人之一斑矣”。大会筹备事务所当天还发行了黄蔡二公追悼大会纪念章和明信片。

在全国各地悼念蔡锷之际,蔡锷灵柩于11月30日由新铭号轮船运载从日本返国。蔡锷在日本灵柩起运时,举行了隆重的送灵仪式。北京《顺天时报》的《蔡公灵柩自福冈起运时情形》作了详细的报道:

30日上午,蔡公灵柩由博多驿装载火车运往长崎。此日上午8时于福冈郊外千代松原崇福寺为蔡公致祭。蔡夫人、蔡栋其他眷属,蒋参谋长、石副官、福冈县佐竹内务部长,小原高等警察课长等日本官绅莅场行礼。大总统总理章公使、其他名士所赠花圈甚多。该寺众僧上香、念经仪式颇为严肃。礼毕,即送灵柩到博多驿,移置于特备之灵柩车上。九州大学中国学生及官绅至站送灵柩者颇多,佐竹内务部长代表福冈县知事送到乌栖驿,小原警部等护送灵柩到长崎,以表示尊敬邻邦伟人之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